返回网站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诸葛亮玄机网 >
如何学英语
作者:admin  日期:2019-08-17 16:44 来源:未知 浏览:

  学英语是读书生活的一个部分。我于1954年秋到办公室担任他的国际问题秘书,前后有12个春秋。在这段时间里,我除了做秘书工作外,大部分时间帮助他学习英语。从那以后,多年过去了,但学习英语的生动情景,仍然历历在目。“决心学习,至死方休”

  历来十分重视中国语言和外国语言的学习,并主张把学习本国语言和学习外国语言,学习现代汉语和学习古代汉语结合起来。多次提倡干部学习外语。他还建议在自愿的原则下,中央和省市的负责人学一种外语,争取在5年到10年的时间内达到中等程度。1959年庐山会议初期,他重申了这一建议。在70年代,他还提倡60岁以下的同志要学习英语。

  在延安时期自学过英语。但是,由于当时的战争环境,他的学习受到很大限制。1949年以后,有了较好的学习条件和环境,学习英语成为他的一种爱好。1954年11月,已年逾花甲的他第一次同我学英语。在广州越秀山的游泳池畔,游泳后休息时,他想读英语,便让我坐在他身边的藤椅上。那时熟悉的单词和短语还不很多,我们先从阅读英文版《人民中国》、《北京周报》杂志,新华社的英文新闻稿和英文参考的新闻、通讯、时事评论和政论文章入手,以后逐步学习《矛盾论》、《实践论》、《莫斯科会议宣言》的英译本。

  《选集》第四卷1960年出版以后,特地给我写了一封信,要求阅读这一卷的英译本。他的信是这样写的:“林克同志:选集第四卷英译本,请即询问是否已经译好?如已译好,请即索取两本,一本给你,另一本交我,为盼!”1960年的《莫斯科会议声明》发表以后,12月17日,他又写了一信,说:“《莫斯科声明英文译本》出版了没有?请你找两本来,我准备和你对读一遍。”此外,还读过一些马列主义经典著作的英译本,如《宣言》、《哥达纲领批判》、《政治经济学批判》以及一些讨论形式逻辑文章的英译本。在学习马列主义经典著作英译本时,曾经遇到过不少困难。因为这些经典著作英译本的文字比一般政论文章的英文要艰深些,生字也多些。但是,不畏困难。1959年1月,一位外宾问他学习英文的情况时,他说:在一字一字地学。若问我问题,我勉强答得上几个字。我要订5年计划,再学5年英文,那时可以看点政治、经济、哲学方面的文章。现在学了一半,看书不容易,好像走路一样,到处碰石头,很麻烦。他对我也说过,他“决心学习,至死方休”。他还诙谐地说:“我活一天就要学习一天,尽可能多学一点,不然,见马克思的时候怎么办?”

  说话,湖南口音很重,有些英语单词发音不准。他就让我领读,他跟着读。有时,他自己再练习几遍,并让我纠正他发音不准的地方。遇有生疏的单词或短语,在我领读、解释字义和解释语法结构之后,他便在单词上注明音标,并在书页空白的地方,用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注明每个单词和短语多种不同的字义。在《宣言》和《矛盾论》英译本上,他从第一页直到最后一页,都作了详细的注,五湖四海全部讯网开奖,直到晚年;每当他重读一遍时,就补注一次。只是,由于他年事已高,视力减退,已不能用蝇头小字,而是用苍劲的大字作注了。

  学英语离不开字典。身边经常放着两部字典,一部英汉字典,一部汉英字典,备他经常查阅。每次到外地视察工作时,也都带着字典。考虑到他的工作繁重,为了节省他的时间,对他未学过的单词,我常常事先代他查好字典。但是他往往还要亲自看看字典上的音标和注解。为了学习英语的需要,自1961年到1964年,他收集过各种辞典和工具书,至今,在中南海的住地仍然保存着他生前用过的《世界汉英字典》和《英汉四用辞典》等。

  学习英语的重点,放在阅读政论文章和马列主义经典著作上。因为这些文章和著作的内容,他非常熟悉,学习时,可以把注意力放在句型变化和句子的结构以及英语词类的形式变化上。有些文章和经典著作,他学习过多遍。《矛盾论》的英译本他就先后学习过3遍,他反复学习的目的,是为了加强记忆和加深理解。他对汉语的起源、语法、修辞都有深刻的了解,常常喜欢把英语同汉语的语法、修辞作比较,或者提出问题进行讨论。他还曾经想学点日文,后来由于他工作实在太忙,学习日语的愿望未能实现。

  学英语,善于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他常常说:“要让学习占领工作以外的时间。”这里的学习固然是指读书,但也包含积极休息的意思。他利用业余时间学英语,是他的一种特殊的休息。1959年1月,他接见巴西外宾说:学外文好,当作一种消遣,换换脑筋。

  经常在刚刚起床,在入睡之前,在饭前饭后,在爬山、散步中间休息时,以及游泳之后晒太阳时学英语。1955年11月,他在杭州休息时,游兴很高,接连攀登了南高峰、北高峰、玉皇顶、莫干山等处。在攀登途中,他常常要停下来略作歇息,这时往往坐下来学习英语。

  50年代和60年代,是学英语兴致最高的时候。他在国内巡视工作期间,无论在火车上,轮船上,随时都挤时间学英语,有时哪怕只有个把小时也要加以利用。1957年3月17日至20日,他先后在天津、济南、南京和上海的上千人或几千人的干部大会上作报告,讲人民内部矛盾问题。当时的工作很紧张,但在旅行中仍以学习英语为乐趣。即使在飞机上的短暂时间或者出国访问期间,他学习英语的兴致丝毫不减。1957年3月19日11时至12时,由徐州飞往南京途中,他书写了元人萨都剌的《徐州怀古》词后,即学英语。3月20日13时至14时,由南京飞往上海途中,他的大部分时间也在学英语;这一年11月,他到苏联参加莫斯科会议,当时住在克里姆林宫。有时早上天色未明,他就让我同他一起学英语。在会议期间,他的英语学习没有中断过。

  在长时间的开会、工作或会见外宾之后,也常常以学英语作为一种调节。例如,1960年5月6日至10日,他在郑州连续会见非洲12国、拉丁美洲8国等4批外宾后,多次以学英语作为休息。同年5月27日,他在上海会见蒙哥马利,两人谈得很融洽,休息时也读一会儿英语。

Power by DedeCms